2019年5月5日-7日
北京 · 国家会议中心
媒体中心Media Center
2018
倒计时

2019年5月5日-7日

行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新闻
全国政协委员:关爱老年困难群体,建立“三老”养老服务机制
时间:2018-03-06 09:36:14

       近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9008亿人,比上年末增加737万人。根据全国老龄办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41亿人,占总人口17.3%,其中2017年新增老年人口首次超过1000万。对比2011年,2017年中国总人口净增3.17%,60岁及以上人口同期增幅则高达30.22%,是总人口增幅的10倍,可见老龄化形势之严峻。其中,失独、农村留守、城市空巢、失能失智四个老年人群体的养老问题更为突出。


        带着对这几个群体老年人养老服务的关注,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


       建立“三老”群体养老服务四机制


       郑秉文表示,在这四类老年人群体中,针对失能失智老人,人社部在2016年印发指导意见,在全国15个城市部署开展了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而失独、农村留守、城市空巢老人群体近年来增长速度很快,却还没有形成顶层上的制度设计。


       郑秉文把这三个群体简称“三老”群体,“事实上,做好农村留守、城市空巢老人的养老服务,在我国经济转型的当下,可以进一步释放出老年人家庭里的劳动力,增加潜在劳动力,从而促进经济发展。”


       他表示,可以在老龄办层面设立一个“三老”服务协调机构,进一步推进“三老”群体的养老服务。同时,建立4个机制来解决“三老”养老服务困境。一个是与快递行业合作,建立“快递员顺访报警”机制,通过和快递公司签约,发挥快递员的“触角”作用,预防“三老”群体出现无人关注而发生意外的情形。第二个是与养老服务机构签约,建立社区登门服务机制,通过专业养老服务机构对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提高服务质量。第三是与基层政府街道、社区合作,建立家庭医生巡诊制度。第四是与物业公司签约,建立“三老”子女亲属定时联系机制。通过这四个机制的建立,让“三老”群体不再被忽视,并能享受到关爱和服务。


       对于养老服务的资费问题,郑秉文认为失独老人这个群体具有特殊性,有国家政策性因素,因而应对他们提供一些无偿政策性服务。


       京津冀养老服务一体化从“三老”服务切入


       谈及京津冀养老服务一体化,郑秉文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目前最急迫的是还缺少一些顶层设计,三地养老服务一体化可以从“三老”服务切入进行尝试。河北省有较丰富的家政业服务和从业人员供给,北京、天津有大量的养老服务需求,三地在这方面能够很好地形成资源互补。

他建议三地可以在“三老”的养老服务标准化、信息化、网络化等方面下功夫,即建立数据库,筹建行业协会组织向京津冀地区“三老”人员提供服务信息,提高服务的可及性等,在三地形成养老资源共享网络,推动区域行业标准化服务。“养老服务行业内部差距很大,既有世界级的高端养老院,也有普通的家庭式养老院。同时,社区养老机构在收费、服务上也有很大的不同,目前还缺乏相应分类标准。京津冀三地在这方面可以先行先试。”


        养老服务业需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


        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郑秉文长期关注养老金、养老保险问题,他认为相对于社会认知和基础研究更好的养老金融业,我国养老服务较为落后。“有钱买不了服务,养老服务行业的‘缺腿’需要社会力量来补齐。”他表示,应该鼓励包括社会组织在内的社会力量、民间资本进到养老服务业中。


       “在养老服务提供上,以往政府大包大揽,承担很多,但资金缺乏以及市场信号传递不准确,导致养老资源配置有误,所以我们能看到很多养老驿站、托老所建起来了,床位有了,但却空置起来没人进,因为服务不能有效对接实际需求。”


       他表示,政府在养老服务业托底的对象是“三无”老年群体,即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人抚养人。除此之外,政府应运用市场信号,积极发挥市场调节机制作用,补齐短板。对公办养老院要积极推进2013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出的改制试点,逐渐通过公建民营等方式进行运营,或通过PPP、委托管理等方式尽快推进改革,为民间资本和社会组织的进入营造一个良好的养老服务业市场环境。目前,养老服务业还缺少政策杠杆,在这方面应注意防止政府越位和不到位的情况发生。


       郑秉文认为,建立“三老”服务机制是一个重要契机,重要的是,“三老”群体亟须公共的干预和帮扶,这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最前端的任务。







来源:中国社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