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5日-7日
北京 · 国家会议中心
媒体中心Media Center
2018
倒计时

2019年5月5日-7日

展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展会新闻
王陇德——凝心聚力,保障老年健康
时间:2018-05-30 18:01:25

2018年5月9日上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王陇德在第七届中国国际养老服务业博览会主论坛上作题为“凝心聚力,保障老年健康”的演讲。

微信图片_20180530175958.jpg

尊敬的各位代表、各位来宾,很高兴和大家一起讨论维护老年人健康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国家已经制定了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宏伟目标,同时,我国的老龄化趋势也非常严重。所以,我们在今天的讨论中先来复习一下有关内涵和一些老龄化的情况,然后再一起讨论当前影响老年健康的重大问题是什么,最后就有关解决这些重大问题的思考和建议给大家做一些简要的介绍。

一、 当前“健康中国”成为国家战略和中国老龄化不断加剧的现状分析;

十八届五中全会确定了“推进健康中国建设”这样的宏伟目标。在2016年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总书记代表中央发布了新时期的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这个方针和以往的卫生工作方针有着明显的区别,最重要的是把健康融入所有”的政策纳入其中,政府各部门制定的政策都要考虑到健康问题。会后不久又发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这应该是今后15年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行动纲领。这个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就是要以提高人民健康水平为核心,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党的十九大又再次明确要“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指出要完善国民健康政策,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服务。十九大报告中特别指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要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的发展。这些都是中央给我们明确指出的老龄健康事业发展的原则。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大大快于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近期,无论是老龄人口的数量还是其所占全国人口的比重都在快速增长。按照这样一个趋势,到2020年我60岁以上的老人数量将增加到2.55亿人,到2030年将增加到3.7亿,占人口比达到1/4,4个人里有1个人是老年人,抚养比却在快速递减,这将对社会经济造成重大影响。

独居空巢老人在社会不断变迁的形势下,数量在快速增加,对这个人群的健康关注是一个大问题。前一段经常听到,有的老人死在家里好几天才被发现。我最近又听到一个案例,听了以后让人久久不能平静。有一位女同志,她要出差,把她两岁孩子托付给她的母亲。她出差一周,回来以后去看,母亲端着洗衣盆死在阳台上已经好几天了,两岁的孩子活活饿死在家里。这样一个问题是我们今后将会遇到的大问题,我们这么大的人口数量,大部分人将来都要居家养老,对居家养老这部分老同志,怎么能够做到尽早监护他们重要的生理指标,特别对于有危险因素的人,能够及时监测他们的指标,能够及时发现问题,这是我们需要研究解决的非常重要的问题。

二、 影响老年人群健康的重要因素;

影响老年人群健康有哪些主要问题呢?在这里我们要说一说健康期望寿命的问题,我们说人类一直在期望着寿命的延长,但是活的长了以后能不能活得健康、活得幸福,甚至活得有尊严,这是一个重大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从本世纪初提出代表国民健康指标和水平的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健康期望寿命,而不是以往仅仅延用的期望寿命。

期望寿命和健康期望寿命之间有什么差距呢?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发达国家的期望寿命和健康期望寿命之间差10岁。我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材料可以去测算健康期望寿命到底是多少,有些地方也做了研究,以北京为例,北京对北京市居民的健康期望寿命做了评估,市民期望寿命和健康期望寿命之间差20岁,是发达国家的一倍。如果按照2016年北京市市民的期望寿命是82岁的话,健康期望寿命只有62岁。另外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年轻人的健康期望寿命在缩短。北京市18岁的人群剩余的健康期望寿命只有60年,健康的人群寿命还不到60岁。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 老年慢病人群逐年增大;

什么问题影响健康期望寿命?慢性病的广泛流行。现在慢性病年轻化趋势非常明显,像中风这种病是国民第一位的死因,也是致使老年人残疾的第一位原因。在美国中风的平均发生年龄是73岁,而我们国家是63岁。最近,全国调查的大数据表明,我们现在的中风病人近50%是中年人,主要是40-64岁年龄段这个人群的病人。中风的存活者70%有不同程度的残疾,严重影响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二)老年健康服务政策缺乏;

目前,我们的政策亟待完善,缺乏社会力量的支持来兴办养老机构。大家刚才看到,美国的养老机构大部分是社会办的,怎么样有好的政策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这样的机构,是我们要尽快研究解决的问题。

首先是医保资金使用方向的问题,现在医保资金绝大部分用在人生最后的几个月,而没有把它放在危险因素的控制上。如果放在危险因素的控制上,我们投入产出效益可以大幅度增加,但是我们的政策还不适应。

(三)老年健康服务体系尚待建立;

其次是基层的药物受到限制,社区医生服务站、乡镇服务院能用什么药品?很多老年人是慢性病,但是治慢性病的好多药,基层没有,只能来大医院。

另外,我们的服务网络不健全,比如养老机构,最重要的是医养结合,老年人大部分都有健康问题,但医养结合的工作我们也要起步去做。

(四)老年健康服务设施建设配套不足;

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是就近解决老年人基本问题的服务机构,到2016年底我们才3万多个,我们需要多少?如果按人口测算,我们大概需要30万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站点,距离差得很远。

(五)老年健康管理服务人才缺乏;

我们养老服务人才缺乏,现在没有专门老年病学的专业人员。老年人多数是有了心脏问题到心血管科看,有内分泌问题到糖尿病科看,有了骨科问题到骨科看,老年人经常大把吃药,各科室按照自己的规律规则给老年人诊治,而老年人的许多疾病是互相之间有影响的,需要统一来考虑。

老年护理人员非常缺乏,4000万失能、半失能老人最少需要1000万护理人员,我们现在只有30万护理人员,经过培训的只有10万左右,服务质量尚未达到要求。

三、推进老年健康服务政策建议;

以上列举了一些重大问题,怎么进行应对,是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首先是制定政策。

可以看到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发达国家,它们都已经制定或正在制定家庭护理补贴计划:就是给一些贫困家庭,给一些家里有需要长期护理的老人,给他们提供补贴,让老人在家里得到照护,这对提高护理质量非常有帮助。日本建立了长期护理的保险,保险也非常重要。

(一)需尽快制定相关配套政策;

对失能、半失能的贫困老人,政府要有托底政策,这部分人是弱势群体,一定需要政府来照护。

(二)加快社区健康服务相关设施建设;

加快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社区健康服务站的建设,组织实施全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统筹指导社区健康服务机构开展服务。

(三)进一步完善健康服务网络;

建专业养老院、护理院,完善服务网络、服务站点和全科医生人才配备;同时,我们还要研发可穿戴设备,方便监测老人情况;

(四)整合教育资源、培养适宜人才;

我们要培养人才,包括专业人才,护理员;我们的全国医生总量是300万,全科医生大概只有13万人,登记注册只有7万人,全科医生如果缺乏在基层服务的经历,就会面临困难。

(五)增强膳食服务

一个老人在家里的食物怎么做?如果营养保障不好的老人的健康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怎么提供膳食服务?日本甚至提供心理服务,经常有人上门解决老人心理问题,谈心等等。

()广泛开展老年健康知识宣传、教育;

同时,要加大知识宣传力度,让老百姓听得到、听得懂、听得进,有了知识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和行为。

()老年慢病防治管理关口前移,完善政策落实措施。

最后一定要防控慢病,把慢病的危险因素控制好,这样可以大大提高老年人的健康水平。比如像中风,关键控制好血压,这才是非常重要的。控制好血压可以减少40%的中风的发病。我们血压知晓率、用药治疗率、控制率都非常低,很多中风前期症状不清楚,我最近接到好几个电话,包括医务人员的电话反映,都是中风病人很严重了才看病,已经很晚了,偏瘫、失语病只有慢慢恢复,中风病的治疗有救治时间窗,及早救治可以大大降低病死率。有脸部麻木麻痹,另外一侧胳膊软弱无力,语言障碍、说话不清楚,或者听不懂别人的话,这些症状几分钟之内会消失,但这是重要的典型症状。如果在发病4小时之内用上治疗药,症状可以明显减轻或完全解决。这样一些中风的重要体征,我们要广泛宣传,能让他们及早就诊,就能够解决健康质量问题。

希望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维护老年人的健康,让老年人生活的更有质量、更有尊严、更美满。